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今日签到
登录 注册
 
查看: 452|回复: 0

[股票] “炫”财技“玩”定增 盛屯矿业斥巨资买矿 项目竟10年未...

[复制链接]

142

主题

143

帖子

660

积分

LV.4资深玩家

积分
660
发表于 2019-9-2 1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8月30日晚间,盛屯矿业一则减持公告引起了市场关注。公告显示,公司股东林奋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珠海科立泰拟在6个月内减持1500万股股份。而此前,盛屯矿业在2018年8月份通过定增完成钴材料深加工企业珠海科立鑫12亿元的收购案,其中林奋生为科立鑫原实际控制人。
在A股市场中,盛屯矿业被视为运用定增手段最为成功的上市公司之一。早在2009年,盛屯矿业就开启了频繁定增的资本运作大幕,至今已经完成了8次定增,累计募资83.6亿元。其中从2018年至2019年7月份,仅一年半时间,盛屯矿业密集完成了4次定增,合计募资50.52亿元。
而坊间对此一直不乏争议,与盛屯矿业频繁资金运作不相匹配的是,公司的再融资似乎并没能转化成经营业绩,2010年至今,公司累积分红2.99亿元,分红率仅0.44%。
另据稍早在8月28日晚间盛屯矿业发布的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1.10亿元,同比下降4.66%;实现净利润0.64亿元,同比下降83.90%。
一面频繁定增巨额投资收购,另一面却面临业绩下降的情况,如此相背离的“逻辑关系”背后是何原因?
《证券日报》记者进一步整理公开数据发现,尽管盛屯矿业频繁定增收购矿山,但从2014年至今,公司矿山采选业务销售额却基本原地踏步,多个矿山项目多年未投产,当年高溢价收购的盈利预测都成为了一纸空谈。
针对公司上述情况,《证券日报》记者致电盛屯矿业董秘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十年未投产 频繁收购矿山盈利成空
盛屯矿业频繁定增收购矿山,资产规模持续扩大,公开信息显示,公司6个自有矿山项目,截至2018年年底仍有4个项目未投产,其中云南玉溪鑫盛矿业竟已长达十年未实现投产。
往前追溯,早在2008年,盛屯矿业用资产置换了云南玉溪鑫盛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盛矿业”)60%的股权,并在2010年投资1100万元继续购买了鑫盛矿业20%的股权,合计持有其80%的股权。而根据2008年12月6日盛屯矿业发布的资产置换公告显示,鑫盛矿业享有“云南省元阳县采山坪铜多金属矿”探矿权评估价值为5246.64万元。据评估价值估算表披露,云南省元阳县采山坪铜多金属矿建设投产期为2009年,从2010年起,公司达产100%,2009年可实现销售收入2616.77万元,2010年起销售收入将达到3922.69万元。至2017年生产负荷降至56%,累积收入达3.23亿元。
后续公告显示,鑫盛矿业已于2009年取得了采矿证,不过,却一直停留在了建设期,据2018年年报披露,鑫盛矿业仍然尚未开采,这意味着上述评估报告中累积的3亿多元收入未能兑现。
多年不投产的项目并不只这一个。
盛屯矿业在2011年还通过增资取得位于内蒙克什克腾旗风驰矿业70%股权(2014年增持至89.35%)。按照当时评估,风驰矿业净资产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增值率高达3400.26%。据公司评估报告显示,矿山自2011年开始进入正常生产周期,年产能达到或超过6万吨,其中采矿权评估价值为1.13亿元,预计生产年销售收入3465.27万元;探矿权评估价值为6940.50万元,评估预计生产年销售收入2646.38万元。但在此8年之后,据盛屯矿业2018年年报披露,风驰矿业仍处于“因技改停产和探矿中”。
2013年,盛屯矿业定增募资10.19亿元收购的盛屯投资控股的贵州华金,在2018年仍处于“正在复产”阶段。此次交易为关联交易,按照计划,贵州华金本应在2013年9月份开始投产,而根据通过审核的盈利预测显示,贵州华金将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74.85万元、1.15亿元。
按照盛屯矿业当时估值报告及审核盈利预测粗略统计,仅上述3个项目,至今就已有数亿元的销售收入未兑现。
从数据上看,2014年至2018年,公司矿山销售收入分别为4.67亿元、4.34亿元、3.45亿元、4.62亿元、4.53亿元,2018年销售收入尚不及5年前。
而盛屯矿业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主要矿山实现销售收入1.16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6.06%,毛利为0.8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9.02%。对此,盛屯矿业表示,主要原因为受内蒙古自治区安全生产大检查的影响,公司在内蒙古自治区的矿山埃玛矿业、银鑫矿业复工时间比往年推迟,报告期内公司下属华金矿业完成技改恢复试生产。公司在云南的矿山恒源鑫茂矿业和大理三鑫矿业仍然处于证照办理和矿山建设阶段。
增收不增利? 频繁定增背后的疑云
资料显示,盛屯矿业曾是全国股本最小的上市公司之一,2007年,在退市压力下,开始转型矿业企业。2009年公司推出了首次定增计划,募资1.8亿元,大部分用于偿债。受益于此次定增,公司资产负债率下降到43%,上市公司股东权益由2009年12月底的-729.68万元变为1.7亿元,甩掉了“历史包袱”。
此后盛屯矿业就开始了“开挂”式的定增之路。有业内人士认为,盛屯矿业利用频繁定增,展现了高超的“财技”,实现重塑资产负债表,使得公司重新获得银行和商业信用。
受到定增影响,公司资产负债率从2009年的95.85%降至2010年的43.97%,并在2013年至2014年降至历史低点36.36%、38.13%。
不过,随着2014年度抛出的28.4亿元定增方案未审核通过,盛屯矿业也放缓了定增的步伐。随后盛屯矿业的负债率再度出现了抬升势头,2015年盛屯矿业负债率攀升至51.25%,而至2017年末盛屯矿业的负债率达到了58.37%,其中在2017年第三季度一度达到了60.96%。而随着2018以来密集推出4次定增,公司负债率又降至2018年末的43.73%。
随着不断的投资并购,公司资产规模持续壮大,然而数据显示,尽管公司的营业收入规模逐年增加,但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公司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2.31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308亿元,增长了133倍,但公司的净利润却从2010年的2085万元增至2018年的4.02亿元,仅增长了19倍。从2010年至2018年,公司的净利率从11.09%降至1.35%,2019年中报降至0.58%。
据统计,在34家已发布中报的基本金属行业上市企业中,2019上半年盛屯矿业的营业收入进入了排行榜前4位,然而净利润却只排在了第23位。
虽然盛屯矿业通过定增实现了资产负债表重塑,但频繁定增高溢价买矿,却并没有投产转化成业绩。
中商会计培训中心主任蔡中贵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中国资本市场中确实存在着借并购凑规模、对赌业绩无法实现、估值体系紊乱等乱象,大股东借助再融资并购进行炒作“圈钱”利益输送等行为时有发生,不少上市公司已经因此出现了商誉暴雷、业绩暴雷等情况。蔡中贵认为,眼下,针对此类问题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进一步加强监管,提高上市公司违法成本,从而进一步保护投资者的权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